奥巴马任内最后一次亚洲行 将留下哪些外交遗产

奥巴马任内最后一次亚洲行 将留下哪些外交遗产

奥巴马任内最后一次亚洲行 将留下哪些外交遗产

美国白宫近日宣布,总统奥巴马将于9月2日至9日赴中国与老挝,出席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美国—东盟领导人峰会以及东亚峰会。这将是奥巴马2009年就职以来第11次访问亚洲,也是其任内最后一次亚洲行。

  美国白宫近日宣布,总统奥巴马将于9月2日至9日赴中国与老挝,出席二十国集团(G20)杭州峰会、美国—东盟领导人峰会以及东亚峰会。这将是奥巴马2009年就职以来第11次访问亚洲,也是其任内最后一次亚洲行。

  “亚太攻势”拉朋结友

  奥巴马是打着“亚太再平衡”旗帜上台的一位总统。自执政伊始,他就一改前任小布什“忽视”亚洲的做法,将东南亚国家视作再平衡战略的重点。在拉拢菲律宾等“老朋友”、望借南海问题制衡中国的同时,奥巴马在近几年的“亚太攻势”中更意欲扩充朋友圈,向缅甸、越南等“新伙伴”伸出橄榄枝,为新一轮地缘政治博弈投棋布子。

  2012年,顶着胜选连任光环的奥巴马首先敲开了美缅关系的坚冰,在带去1.7亿美元援助的同时,也向外界释放出新任期内继续推进“亚太再平衡”的信号。2014年APEC北京峰会前夕,奥巴马任内首访菲律宾,登上菲海军“德尔毕拉尔”号旗舰,以强调美国对南海地区的安全承诺。今年5月,奥巴马在亚洲行的行程单上首次加入越南。在河内,这位美国总统吃米粉,喝啤酒,送大礼,拉近了美越这对战争宿敌的关系。“奥巴马访越,目的就是为了把越南从中国紧紧的拥抱中勾走那么一点点。”《纽约时报》如是评论。

  此次奥巴马选择老挝作为访问国,无疑又填补了一项历史空白——他将成为首位访问该国的美国总统,而且老挝也是今年东盟的轮值主席国。法新社分析称,奥巴马拉拢东盟国家的“进取之心”,也旨在为继任者树立一个标杆,希望未来的总统沿着自己的足迹将“亚太再平衡”推行下去。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吴心伯对解放日报· 上海观察表示,作为奥巴马亚洲外交的收官之作,他希望在稳定对华关系以及深化与东南亚国家关系方面留下外交遗产。虽然美国军方与白宫在对华关系上调门不一,国内对华强硬派也给了奥巴马压力,但他仍希望把一个稳定的中美关系留给下届政府。至于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奥巴马此番“相中”老挝可谓权宜之计,因为相对于手持中资项目的缅甸和扼守印度洋通道的越南,老挝对中国的牵制作用并不那么明显,美国更看重的是它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的身份。

  中美利益大于分歧

  白宫表示,在访华期间,奥巴马将在杭州与习近平主席进行深入会晤,讨论涉及全球、地区和双边的广泛议题。美国总统助理本· 罗兹将中美关系描述为“合作与竞争并存”,称双方正在开展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经济合作空间很大。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出现了美国插手南海争端、计划在韩国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等问题,但中美两国仍然避免了正面冲突和严重危机,军事和安全合作仍在开展。就在不久前,美国海军“本福德”号驱逐舰首次访问青岛,美国在所谓南海仲裁案后也暂时未采取“显示南海航行自由”的军事行动。

  吴心伯表示,虽然奥巴马仍会利用一些机会在南海问题上造势,但该议题想必不会成为“习奥会”的焦点。目前美国关心的问题在于,朝鲜在试射导弹后,安理会未能就发表对朝谴责声明达成一致,奥巴马可能就此与中方斡旋。而中方也会就“萨德”部署等威胁我战略利益的问题进行回应。目前看来,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在奥巴马任期内达成基本无望,美方可能寻求与中国在去产能问题上达成具体协议。总之,习主席多次强调“中美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这是基于事实的重要判断,绝非一般外交辞令。中国“十三五”规划中所包含的五大发展理念,也将为中美未来合作提供更多机遇。

  美老走近障碍犹存

  在老挝,除了参加美国—东盟领导人峰会与东亚峰会外,奥巴马将与老挝国家主席本扬· 沃拉吉等重要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谈,他还将参加东南亚青年领导人倡议峰会,并召开一次公民会议。

  老挝于今年4月刚刚选出新一届领导班子。奥巴马此访也有同新领导人建立个人关系的考量,他今年已经派国务卿克里两度访问老挝,为元首会打前站。如果再将视距放长,可以发现美国对老挝的关注其实由来已久。老挝建国后,与美国曾长期维持代办级关系,1991年升格为大使级外交关系。2010年时任老挝外长通伦访美,是老挝建国后访美的最高级别官员。2012年7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就已对老挝进行过所谓“破冰之旅”。

  美国《迈阿密先驱报》认为,奥巴马此访将基本实现美老关系正常化。文章指出,上世纪60—70年代的越战期间,美国为切断北越经老挝的补给线,在老挝境内投下两百多万吨炸弹,其中有大约30%没有爆炸。自越战结束以来,共有5万老挝人死于战争遗留炸弹。一直关系敌对的美越两国今年关系回暖后,两国在今年1月开始加强了销毁遗留炸弹的计划。

  当然,在美国拉近与老挝关系的同时,阻碍两国关系的障碍依然存在。美国多次粗暴指责老挝人权状况,直到去年仍是如此,曾一度影响美国与老挝的正常贸易往来。而两国的货物贸易额也仍然偏少,去年为6980万美元。

  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研究员成汉平对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表示,与美国相比,中国与老挝有着500公里边界,通过互联互通和基础设施建设,对内陆国老挝的民生改善能起到实实在在的帮助。这是美国所无法企及的。美国或许会在东盟系列峰会期间拉拢日本和澳大利亚,一唱一和地煽动南海声索国生事,但一系列事实让我们看到美国在“以南海问题遏华”上难有实质性作为。例如,东盟外长会,柬埔寨、老挝拒绝声明中谈及南海。再比如,前不久内蒙古满洲里举行的南海问题高官磋商,就《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等达成一致,并将于9月7日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正式达成协议并公布。还比如,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表示愿同中国对话等。凡此种种,都表明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双重标准站不住脚,所作所为不得人心。东盟国家将以和平和发展为出发点,做出务实的战略抉择。